健身房关店潮?全案解析浩沙、一兆韦德、乐刻、Keep、超级猩猩…揭秘行业20年的潜规则

浩沙健身是传统老牌综合健身房的代表,全国门店数量排名前五,1999年成立至今已有20年的历史。2009年浩沙门店达到86家,成为当年行业门店数量最多、规模最大的品牌。

高光时刻,浩沙单月总门店营业额曾经过亿。

但从南京四家店连续倒闭转让开始,浩沙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经历了关店、欠薪、投诉等一系列负面事件。今年6月份,创始人跑路算是让浩沙彻底走到了尽头。由于浩沙的会员数量庞大,涉及到全国多个省市,让浩沙倒闭成为综合健身房模式顽疾集中爆发的典型代表。

那么,这一年多的时间里:

浩沙的倒闭是个体偶然现象?

还是行业竞争激烈和行业盈利模型弊端催动下的必然结果?

浩沙倒闭揭示的健身行业20年的顽疾到底是什么?

首先,还是请大家跟蛋解创业编辑部一起来看看浩沙的门店运营情况。

一、探店浩沙健身(欧陆店、阳光店)

6月份小编探店时,北京浩沙欧陆店和阳光店已经关门歇业。但因为小编3月份刚刚新办的年卡,所以此次探店的情况是小编作为会员的亲身体验。

浩沙欧陆店位于北京亚运村小营,北四环旁边,附近小区建于2001年,周边两公里有3家浩沙健身,59家健身俱乐部与工作室(高德地图数据),竞争极其激烈。

欧陆店一共1900平米,底商二层,包括器械区、有氧区、私教区、自由力量区、拳击区、动感单车室、操房(2间)、洗手间、男女浴室,无泳池。实际上,所有俱乐部的区域划分都如此,大同小异,他们提供的服务全面,所以也可以称为综合性健身房。这家店2018年刚刚翻修,器械非常新。

在浩沙集团现金流出问题后,这家店并不在关店计划中,这家店是因物业纠纷提前关店。

浩沙阳光店离欧陆店不到1公里,位于社区地下二层与三层,整体面积大过欧陆店,有泳池。阳光店设备陈旧,室内通气效果欠佳,跑步机坏了很多,器械未清洁,全是无数人使用过后留下的汗渍。4月份时还有一两个教练在带会员锻炼,5月份只剩下一位员工负责前台。由于系统不能使用,会员不用刷卡直接进场。店内陆续停止游泳、停止供应热水。

小编当时办的年卡是1360元,但两周之前,这个会员卡还卖1800元。

目前,附近的另一家浩沙门店,惠东店已被迈高体育收购,如今已经重新开业。迈高体育零对价收购,但需要负担一部分债务、员工工资,以及接收会员。对于浩沙其他店的会员,3年以内的会员卡,也给出补价3块钱/天(最近降到2块)的接收政策。

二、健身行业20年,关店其实是行业常态

浩沙倒闭后,会员无处锻炼,也无处退钱,引发大量维权与投诉,人民日报、央视财经等官媒相继报道,让这家传统健身品牌成为热议对象。但其实在行业里,健身房倒闭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儿。

中国健身行业起步于2000年左右,之后的两三年里,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与2003年非典事件掀起了全民健身潮,健身行业迎来黄金期,部分大型商业健身房成为社区配套设施。那段时间,北京出现了浩沙、中体倍力、青鸟等知名连锁品牌,上海有威尔士、一兆韦德、英派斯等。2002年,一张中体倍力的年卡能卖到1万元,青鸟健身则为8000元。

当时行业毛利率超过40%,红利期吸引了大量玩家入场。

2004年以后,健身行业呈现爆发式增长。2010年,俱乐部最多的城市北京有529家。由于健身房同质化严重、盈利模式单一,价格战成为最有力的竞争手段。2010年以后,大型综合健身房年卡价格已经跌到3000元左右,小俱乐部价格只有七八百。

2009年,中体倍力的毛利率下降到3.87%。而需求端,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加上房价大涨,白领群体用于健身的支出减少,健身行业市场规模增长放缓。

随后的2011年,全国健身房数量出现负增长,北京少了46家,大量健身房开始倒闭。

一些知名健身房连锁品牌的数据更具有代表性,比如,2008年底中体倍力有44家店,到2011年底只剩下32家。2011年5月,青鸟健身在北京的5家门店因为拖欠租金被物业强制关闭;6月,武汉帕菲克健身18家店跑路。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统计,2013年中国商业健身俱乐部总数约为5000余家,其中80%基本在维持或亏损状态。

转载请注明:《健身房关店潮?全案解析浩沙、一兆韦德、乐刻、Keep、超级猩猩…揭秘行业20年的潜规则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